恒丰银行陷多重质疑 逼停员工持股计划

 2016-05-29 11:45:44  来源:第一产经网  责任编辑:产经采编   点击:1034次

分享到:

  恒丰银行陷多重质疑 逼停员工持股计划

  正在为上市做准备的恒丰银行,其去年力推的员工持股计划,正衍生为最大的拦路虎。

  5月19日恒丰银行公告称,暂缓实施员工股权激励计划。时代周报记者也从多个消息渠道获悉,恒丰银行正计划全员退股,内部已经成立退股办公室。恒丰银行员工持股计划遭逼停的原因,最初起源于一份举报材料,举报材料中包括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为代表的高管团队持股问题,及远低于净资产的认购价格,均引发巨大争议。恒丰银行2014年年报显示,截至2014末,该行每股净资产为4.47元,而员工持股计划每股认购价格仅为3元。

  5月21日,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严义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不同类型银行的规定不一样,股份制银行稍微宽松一些,定价破净是可以的,只要得到监管部门的批准即可。但恒丰银行5月19日的公告中仅称,员工股权激励计划将严格依照国家法律法规及监管部门审批通过的方案要求予以推进,并未提及该计划获得监管部门批准。

  时代周报记者掌握的文件还显示,恒丰银行实施员工股权激励计划而定向增发的股份不超过52亿股。截至2014年末,恒丰银行总股本仅为100.49亿股,第一大股东烟台蓝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有21.83亿股;按此计算,若员工股权激励计划全额实施,其员工持股将远超其他所有股东,达到增发后总股本的30%以上。

  随之而来的还有恒丰银行高管私分款项的质疑。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举报材料显示,恒丰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蔡国华等高管通过外资银行,涉嫌私分巨额公款。为此记者多次致电蔡国华等恒丰银行高管,但均未获接听。由于恒丰银行第一大股东为烟台市国资委,时代周报记者从多个渠道获得消息,恒丰银行相关高管已经遭到山东省有关部门的问询,但该消息未获官方证实。

  5月23日,恒丰银行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关于股权激励计划,以其官网声明为准;关于私分公款,不存在此事。目前12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中,仅恒丰银行、广发银行、渤海银行3家尚未上市。

  员工股权计划已交款推行

  恒丰银行前身为烟台住房储蓄银行,2003年该行改制为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为数不多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之一。2014年底,时任恒丰银行行长的栾永泰曾公开表示,2015年将开始着手上市准备。而其员工持股工作作为公司上市的前置事项,也在这个时候被提上日程。

  公开资料显示,蔡国华曾任烟台市委常委、副市长,兼任烟台市国资委党组书记,2013年12月出任恒丰银行董事长。

  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名为恒丰银行员工股权管理办法的文件显示,2015年1月12日,恒丰银行董事会通过了《员工股权激励计划方案》。根据掌握的文件显示,用于实施员工股权激励计划而定向增发的股份不超过52亿股,股权激励对象为核心员工和价值员工。在这份文件中,恒丰银行将员工划分了B、C、D三个不同层级,而每个层级下又划分几个档次,共计为十个档次,其认购额度从最低0-5万股到最高100万-500万股不等。

  其中,B类最高,B1档次涵盖一级分行行长、总行部门总裁,总行事业部、职能部门总经理,认购数额为100万-500万股。而最低级的D类则分别有入行满10年、满5年不足10年、不足5年和劳务派遣员工四个级别,认购额为0-50万、0-30万、0-20万、0-5万股。值得注意的是,这十个档次中并没有提及总行高层。“高管每人1000万股,蔡国华自己至少2000万股,若未来恒丰上市,蔡本人至少获利亿元以上。”提供文件的恒丰银行内部股东称。时代周报记者近日多次拨打蔡国华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恒丰银行员工出资分为自筹和融资两部分,一部分是个人自筹,一部分通过融资解决。根据员工层级的不同,自筹和融资部分的比例亦不相同,其融资比例分别是2:8、3:7、4:6,级别越高,个人自筹的比例越低。

  上述股东提供的材料显示,该方案2015年6月份已实施,且员工根据不同级别已经交款,但目前尚未得到监管部门批准。按照规定,当时认购价格为3元/股,远低于恒丰银行2014年每股净资产的4.47元。

  据2014年年报,恒丰银行前五大股东分别为国有的烟台蓝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21.73%)、新加坡大华银行有限公司(12.76%)、南山集团有限公司(7.67%)、江苏汇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6.49%)、福信集团有限公司(6.39%)。

  遭遇质疑后暂缓实施

  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在此前的股东大会上,曾有股东反对这一议案,但遭到蔡国华的驳斥。有媒体引述知情人士说法称,恒丰银行是本次拟实施员工持股计划发行股份的价格为每股3元,该定价是2014年5月股东大会审议时,参照当时国内上市银行股票价格水平及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定价原则等因素而确定的。

  在股东大会确定该发行价格之时,恒丰银行2013年末的每股净资产为3.87元,国内上市银行的股价大部分都低于其上年末的每股净资产,平均市净率为0.82左右,而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定价原则为发行价格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均价的90%。

  由于恒丰银行并非上市公司,没有可供直接参照适用的股价,因此恒丰银行按2013年末每股净资产3.87元乘以国内上市银行平均市净率0.82来确定恒丰银行股份的市场公允价,并按照不低于公允价90%的原则将实施员工持股计划的发行价格和2014年向现有全体股东进行配股的配股价格均定为每股3元。

  《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关于规范金融企业内部职工持股的通知》(财金〔2010〕97号)第(二)条第2款规定,“对购股价格低于当时净资产的,差额部分予以补缴,计入资本公积。”时代周报记者就此咨询了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其表示,按照这个说法,持股价是可以破净值的,但差额部分有没有予以补缴才是关键,由谁来补缴。

  对此,恒丰银行也作出回应表示,“目前我行正与监管部门积极沟通中,鉴于相关工作尚需时日,暂缓实施员工股权激励计划,将严格依照国家法律法规及监管部门审批通过的方案要求予以推进。”时代周报记者也从多个消息渠道获悉,目前该行已经成立了退股办公室。

  同时,针对员工超限额认购的问题,恒丰银行回应称该行属于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不适用财金〔2010〕97号文条款,并且在此次拟实施的员工股权激励计划中单个员工最高可认购额度未超过总股本1%,不存在超限额认购问题。

  被否认的私分巨额公款

  除了对员工持股的质疑,恒丰银行部分高管通过境外银行私分巨额现金一事,在恒丰银行内部也“传得沸沸扬扬”。时代周报记者获取的一份举报材料显示,蔡国华涉嫌“私分巨额公款”。

  材料称,2015年3月,蔡国华指使其亲信将恒丰银行巨额资金5000多万打到香港,为自己在香港东亚银行开立的账户办理银行卡,再将巨额资金转入该账户,然后于2015年4月将这笔巨款打到蔡国华在东亚银行北京分行的VIP账户(保密性高)上,且经调查证实大部分的恒丰银行的高管于2015年初都在东亚银行北京分行开户。材料中称,“普通高管私分将近800万,某副行长私分将近2000万,而蔡国华自己至少私分2000万以上,所有高管都已在2015年4月在东亚银行北京分行提取。”

  时代周报记者近日多次拨打材料中的副行长电话,但均显示已关机。截至发稿,时代周报记者暂未能联系上东亚银行给予置评。而对私分公款之事,恒丰银行日前则发布回应称,相关报道中关于该行高管通过香港某银行在境外私分巨额公款一事严重失实。恒丰银行表示,该行从未在香港为个人开设银行账户。

CopyRight(C)2007-2015 第一产经日报报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1160号
网站所刊载信息全部转载互联网,不代表第一产经网观点|如有侵犯到您权利,请联系站长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第一产经网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之目的,并不构成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 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