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迁安:莫名消失土地

 2017-02-24 16:05:04  来源:荆楚荆门网  责任编辑:   点击:034次

分享到:

“我的土地好端端的就这样‘消失’了,也没有人告诉我怎么回事,我一没拿到赔偿二没拿到补贴,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骗了。”全志军愤怒的说。

全志军是河北省迁安市闫家店乡的农民,他所说的“土地”是指他十几年前通过闫家店乡政府收购得来的,“这是一场大骗局,我醒悟过来了,我现在地没了、钱没了,政府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

已被平整的提岭寨中学旧址

收购国有土地办企业 土地性质被偷换

2016年11月30日上午,全志军又一次来到了他曾经一手创办的企业旧址,现在早已经是一片平整空旷的土地,看着这片空荡的土地,全志军满心惆怅,他眼前的这片土地原本是国有建筑用地是他从当地政府手里收购来的,却因轻信当地政府官员可以帮助他招商引资的承诺,自费拆除了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平整了土地,本想可以自此有更好的发展,却没想到当地政府偷偷将其土地的国有建筑用地性质置换成耕地,给他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 2002年12月初,唐山迁安市闫家店乡政府因为财政困难,公开宣布整体出售乡政府倒闭多年的“荣安制衣厂”(该厂址最早为闫家店乡所属提岭寨中学所在地)。在无人购买的情况下,乡政府领导多次找到全志军协商售厂事宜,经过反复协商,2002年12月18日,全志军与迁安市闫家店乡政府签署《闫家店乡荣安制衣厂整体出售协议书》明确约定,闫家店乡政府将乡荣安制衣厂所占16.3亩土地及地面所有附着物一次性以24.6万元的价格出售给全志军所有。收购企业后,全志军又相继投入几十万元对厂址进行修复,并开办起自己的企业。

2009年,时任闫家店乡政府副乡长的王立才找到全志军,提出对制衣厂院内土地进行平整及旧厂房拆除,以利于招商引资或者自主开发利用,并承诺给予全志军一定的补贴,同时以此为借口先后两次从全志军手里拿走3万元现金。

厂区平整完后,全志军多次寻找王立才催要厂房拆除和土地平整补贴,均未得到明确答复,在此情况下,全志军向王立才索要他支付给王立才的3万元现金。在全志军紧紧追寻下,王立才给了他4张总额23000元的闫家店中学土地复耕的收据。拿到收据后,全志军发觉事情不对了,因为闫家店中学和他企业所属土地原荣安制衣厂没有任何关系。

于是全志军拿着四张收据到有关部门打听,才知道闫家店乡政府以闫家店中学旧址复垦的名义,在未告知他的情况下,私自将他所有的荣安制衣厂土地性质进行改变,由原国有建设用地变成基本农田。

据全志军介绍,在闫家店乡像他这种情况不是一起两起,很多乡里的老百姓都有和他一样的遭遇。2007年河北省出台土地置换政策后,闫家店乡政府及有关领导如王立才等,借土地置换之机,利用职权,将土地置换工程占为己有,老百姓想自行平整都不行,必须找乡政府领导指定的公司花钱送礼才能平整,结果是老百姓自己花钱平整自己的土地却拿不到工程款和土地置换补偿款。

报告材料显端倪 土地所有权被质疑

那么全志军的土地性质是被如何改变的?通过全志军提供的迁安市国土资源局提供给国土资源部信访处的一份关于闫家店中学旧址土地置换复垦项目有关情况的报告中可以看出些许端倪。

这份报告显示,2007年,迁安市为破解土地瓶颈,结合河北省人民政府实施的土地置换政策,将全市一直闲置的中学旧址、砖厂旧址等纳入第一期土地置换范围。经闫家店乡政府申请,将闫家店中学旧址进行复垦。

同时,报告还提出,2002年12月,闫家店乡政府宣布公开出售闫家店中学旧址,12月18日,在未经国土部门审批的情况下,将闫家店中学旧址出售给全志军,但一直闲置未用。

对于迁安市国土局的这份报告,全志军满肚子的质疑,他所有的荣安制衣厂土地旧址明明是闫家店乡提岭寨中学旧址,何时成了闫家店中学旧址了?他当年从政府手里收购的土地所有权怎么又不被当今的国土局所承认?他的土地所有权到底是在哪里?

带着疑问,全志军与记者首先找到了闫家店中学,时值上课十分,学校的保安拦住了全志军与记者,经过与保安的了解,闫家店中学从建校至今也未曾迁移过校址,更别说有什么旧址了。而对于为何是以闫家店中学旧址的名义将全志军的土地申请复耕,闫家店中学的某相关校长更是表示此事他并不了解,有什么问题让全志军找乡政府去。

随即记者跟随全志军前往闫家店乡政府寻求答案,但是几次寻找都未能见到主管此事的书记和乡长。全志军说,他每次来也都是这样,政府领导不是躲出去了就是推脱,从来没有给过他一个明确的答复。全志军说,像这种情况他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幸好有很多媒体都对他这个事情进行了关注,并帮他要到了一些答案。

随后全志军向记者提供了迁安市国土资源局给某媒体传递的资料,在这些资料里面,记者看到,2007年11月18日闫家店乡政府出具给迁安市国土局的一份承诺书,承诺闫家店中学现已废弃利用,同意土地置换复垦耕地。在承诺书后附有改土地坐标图。记者发现,这幅坐标图的地理坐标及四至与全志军和闫家店乡政府所签荣安制衣厂土地收购协议所附的地理坐标及四至完全一致。

同时,这份资料里面还有一份说明:闫家店乡中学为闫家店乡提岭寨中学,后因1996年我市撤乡并镇,撤销了原提岭寨乡,原提岭寨中学并入闫家店乡中学,我局于2009年组织对原址进行了复垦施工用于土地置换。

对此,从1993年就到提岭寨工作一直到2013年退休的提岭寨老书记宋兴红对记者说,提岭寨村有几百年的历史,自永乐二年起就有记录,建国后归到闫家店公社管理,后来公社更名为闫家店乡政府,从来没有过提岭寨乡这一说法。而闫家店乡早年有三所中学,提岭寨中学、闫家店中学和另一所学校都受闫家店乡政府管理,上世纪70年底末期,因为生源减少,教委将全乡生源集中到闫家店中学授课,提岭寨中学及另一所中学就此撤销,提岭寨中学所在地先后用作中铁项目指挥部、乡政府建筑公司、荣安制衣厂后被全志军收购,从来没有过提岭寨中学并入闫家店中学一事。

另外,全志军买这块地的时候,因为当时出售土地的主体是政府,不像现在出售土地的主体是国土资源局,所以当时就没有给全志军办理土地所有权手续,当时也没有人去管这个事情。

而对迁安市国土局所质疑全志军所属土地所有权一事,通过全志军提供的迁安市国土资源局在2016年1月4日给出具的2015【82】号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中也予以了明确,该宗地为荣安制衣厂旧址(闫家店中学旧址),权属为闫家店乡政府(后由全志军购买),面积为16.3亩。

闫家店中学正常运转

还历史清白 给当事人公道

手里拿着盖着鲜红公章的迁安市国土局信访答复书和闫家店乡政府与他签署的土地收购协议,全志军苦笑着对记者说,“从材料上看国土局已经明确了土地是我的,可为什么乡政府还能背着我以闫家店中学旧址的名义将土地性质变更?如果连盖政府大印的合同都不敢信了,这个社会你让我还敢信谁?”

究竟谁在这件事情里耍了猫腻?是土地局?闫家店乡政府?还是幕后有人操纵?带着种种疑问2016年11月31日,记者再一次前往闫家店乡政府,这次见到了主管全镇工作的马乡长,但是马乡长表示市政府有规定接受采访必须要市委宣传部门同意才可以,他现在赶时间,要记者将采访函通过宣传部转递过来。根据马乡长的要求,随后记者通过迁安市相关部门将采访函转递了过去,但是直至2016年底也未接到马乡长的回复。为此,2016年12月底,记者再次找到了迁安市委宣传部,在宣传部的协调下,这次闫家店乡一主管宣传的张姓工作人员给记者回了电话,表示,因为乡政府刚刚换届,主管领导刚刚履新,对此事不是很了解,所以需对此事进行重新调查了解后才能给记者回复。2017年1月26日该工作人员再次致电记者,表示事情还在调查当中,有了结果会尽快回复。可是至到记者发稿时也未接到闫家店乡政府的回复。

全志军则告诉记者,2017年2月4日,原闫家店乡办公室主任张少飞找到了他,表示是受新来的乡党委书记曹艳军委托,但是并不是了解情况,而是强迫要求他接受市国土局里当初给出的答复,并明确要求他对此答复存在的漏洞和不合理地方,配合国土部门补充完善相关资料。对此全志军说,他当场就予以了拒绝:“不合理就是不合理,违法的就是违法的,我不会去让它们做,也不会配合它们做,这个答复意见书本身就是对我的一种伤害,也是一种虚假的回复,我不可能配合它们完善这种虚假并且违法的东西,那样的话我也是在犯法!”同时,全志军也很是疑惑,“我遭了这么大的冤枉,乡里不帮助我说话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我主动帮助有过错方弄虚作假,将假的变成真的?那样的话我这么多年的辛苦追寻的真相不就变成了一个可耻的笑话吗?”

习近平总书记早在地方主政时就曾指出,“为政以德”,即执政者要以德施政,善待民众,以赢得百姓的拥护;要以自身的道德行为去教育和感化百姓,“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要想达到“正”,就要自省、自律、自责、克己,通过道德修养提高自身素质。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大力倡导“三严三实”,即“既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又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

心口如一、言行一致、言出必行、诚信为本,理应是每个社会成员的为人之道,更是官员的基本素质、为政之德。而尤为重要的是,官场上“双面人”的所作所为,直接影响着社会诚信体系的建设进程。

CopyRight(C)2007-2015 第一产经日报报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1160号
网站所刊载信息全部转载互联网,不代表第一产经网观点|版权由原作者拥有,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
第一产经网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之目的,并不构成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 投资需谨慎